张敏正为群众办理业务

  □东快记者陈腾健

  勇斗色狼、绘画疗法、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,这三个标签都指向眼前这位文质彬彬的女民警。

  她在交通违法受理窗口这个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六年,最初处理交通违章业务时常挨骂感到委屈,但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逐渐适应,如今,一天不被群众"喷口水",她都有点“不习惯”了。

  因为工作中受到压力和委屈,她也曾经接近崩溃,但正是如此,机缘巧合地与心理学结下了不解之缘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通过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考试,既帮助了别人也帮助了自己。

  工作顺手了有付出也有收获,有车主在小吃店认出她来,还非要请她吃拌面。

  她叫张敏,福州连江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一名普通的女民警。

  结缘心理学从别人的画中帮人“看病”

  “你按照我说的把这些要素画在纸上,想怎么画就怎么画,尽可能地发挥你的想象,我就能看出来你最近有哪些烦恼。”在连江县交管大队的一间休息室内,张敏和同事小孙面对面坐着,小孙按照张敏的要求,在一张白纸上画上了大树、河流、太阳和房子,张敏一看,打趣地说:“看来你是为情所困啊!”

  这是张敏与同事在工作之余发生的有趣的一幕。张敏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这是她在学习心理学课程时所掌握的一种艺术疗法,称为绘画疗法。

  “到交管大队工作不到半年,感到压力特别大,每天都得为两三百位群众办理业务,工作特别枯燥,遇到情绪激动的,我就免不了成为出气筒。”张敏说,但不能对群众发火,也不能对同事和家人抱怨,以免将不好的情绪传染给他们,只能在心里默默承受。

  张敏说,有一天她正在网络上浏览新闻,突然看到一个学习心理学的报名窗口,出于好奇便点开来看,网页上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了她。于是,张敏成为一名心理学爱好者,还利用业余时间钻研心理学,并顺利通过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考试,成为连江县公安局公安民警中少有的具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民警。

  “现在人们的生活节奏这么快,生活压力和工作压力都很大,能有一个释放压力的渠道非常重要。”上周末,张敏和往常一样在福州参加了一个心理学沙龙,新认识了许多心理学爱好者。

  “在这个沙龙上,大家围坐成一个圆圈,每个人都畅所欲言,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还不用担心被外人知道。这样用聊天的方式就能够达到释放压力和心理治疗的目的。”张敏坦言,她参加这个沙龙的初衷是为了获得帮助,但参与几次之后,她发现在获得帮助的同时也能够去帮助别人。

  活用心理学不同群众用不同方式对待

  从连江县交管大队的大门进去后左拐就到了办事大厅,还没有走进去,就听到平房里传来一阵巨大的指责声:“肯定是你们搞错了,我根本没有违章,你们得给我解释清楚。”

  原来,车主刘先生认为自己并没有违反交通法规,受了冤枉,要求民警对罚单做出合理的解释。为刘先生办理业务的正是张敏,她并没在意刘先生说话的语气,听完他介绍的情况后,随即调出了他的违法记录视频,发现刘先生当时将车停在一处禁止停车区域,十分钟后才返回车内。

  “您这是属于违法占道停车,因此对您做出了罚款150元、扣3分的处罚决定。”张敏一针见血地指出刘先生的问题所在,并分析占道停车的危险性。

  听完张敏的讲解,刘先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还连声说对不起。

  “心理学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和工作。”张敏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正是通过心理学知识的学习,她才意识到刘先生说话大声肯定是因为有怨气,应该先顺着他的意思,让他把心中的怨气先释放出来,接着为他解释原因和危险性,只要讲得有道理,这样对方才能够心悦诚服。

  由于每天都要为300多名群众办理业务,张敏已经能根据每位群众的年龄、性别、谈吐举止和性格等进行分析,对不同类型的群众进行区别对待,不但提高了办事效率,更减少了矛盾的产生。

  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被投诉过,有一次在店里吃拌面还被邻桌的一位车主认了出来,二话不说要请我吃拌面。当时很开心,感觉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”张敏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打趣地说,只是办事窗口的玻璃被撤掉后,遇到脾气大的车主,还是免不了要“接”点口水,把我买啫喱水的钱给省了。

  生活中的张敏 曾勇斗公交色狼为没时间陪儿子内疚

  今年八月的一个周六傍晚,张敏在福州坐公交车去办事,当时车上人并不多,但张敏却发现在后门附近有一名“色狼”,一直往站在身旁的一名女子身上“揩油”,还不时做出猥亵的动作,这名女子始终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这种事不属于我的职责范围,当时也没有穿警服,但这么多年的工作让我养成了爱管闲事的习惯,如果不站出来就会觉得很不舒服。”张敏说,当时她没有多想,一个箭步就冲过去,将“色狼”拽到一旁,还警告他不要再做出猥亵的行为,否则就把他送到派出所去。“色狼”吓得不敢吱声,过了一站就灰溜溜地下车了。

  由于忙于工作,有时候张敏中午一分钟休息时间都没有,吃完午饭就得继续上班,晚上加班到八九点也是常有的事。“总不能让办事群众再跑一趟吧!”张敏说,这么多年来,最大的遗憾就是陪儿子的时间太少。

  “如果加班到比较晚,回家时儿子都已经睡着了,儿子上学、放学也都是丈夫接送。”张敏说,自己并没有很好地尽到作为母亲的责任。现在每当儿子看到自己穿上警服,就知道妈妈又要去工作了,有的时候儿子就会很不高兴,一言不发,拉着张敏的衣服不撒手,此时张敏只能哄儿子说,妈妈今天肯定不加班了,很快回家来陪你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