敢问脱贫之路在何方?路就在脚下!

 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大中国九亿农民因为“路线”问题,而“左”“右”为难。继续集体“大锅饭”,走穷死饿死之路?还是分田到户、走出一条富人富已富国家的致富路?迷茫和摸索,徘徊与忧思,如鸿沟横亘,让九亿农民不敢越雷池一步。但大千世界,总 有敢为人先的人杰!福建省连江海边的一位渔民郑茂光,就在那风声 鹤唳 的年代,舍得一身剐,也敢把田地分回家!

  联产承包之路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,安徽凤阳小岗村有十八位农民,以“托孤”和立“生死状”的方式,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,创造了“小岗精神”,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,小岗村由此世人皆知。然而谁人知晓,几乎在同一时间,连江马鼻玉井大队的郑茂光,当时在玉井大队任大队委员,积极参与当时真理大讨论,读书阅报,从《福建日报》阅读了大量有关真理大讨论的文章,其中一篇是我省某市领导在闽西考察农业生产的调研文章,文中提及当前农业生产是合作还是单干的思考,郑茂光深受启发,立即找来大队干部讨论是否可以将办法应用在玉井大队生产中。于是几名大队干部在郑茂光的倡议下,说干就干,当年就将玉井大队的田地包产到户,各伺其田。一番“分田分地真忙”之后,立竿见影,玉井大队从亩产400斤提升到700斤,亩产整整增加了300斤,“瓜菜代”的岁月大大改观。

  在整个大中国,郑茂光虽然只是个无名英雄,然而,在连江县,他却有脱不了的干系。

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郑茂光的“倒行逆施”,近的是马鼻公社、连江县委,远的则是福州市委、福建省委各种形式的“问责”,“枪打出头鸟”的一浪高过一浪。见惯了天上风雷,地下雨雪的郑茂光坦荡荡,他没有顾忌革职查办,收押坐牢的风险,无限慰籍的是父老乡亲的锅里有了米、碗里盛上了饭。

  一个是安徽小岗村,再一个是福建玉井村,虽远隔千里,却在土地承包到户上,共曲同歌!郑茂光当年的创举,虽然至今仍“锁于深闺”,鲜为人知,但当时独到的眼光和胆识,却开辟出一条他人所不能及的“郑茂光之路”。

  海洋捕捞之路

  早年因为家父的一场冤假错案,把自己磨砺得百折不挠的郑茂光,从穷天穷地饥肠饿肚的少年之始,就一路蹒跚的求索着生存之路。有一回母亲抱着患病的妹妹求借三元救命钱未果,妹妹因此险些夭折的痛楚,让郑茂光刻骨铭心。他发誓要在多舛的命运中,寻觅出生存之路。于是,郑茂光从小立志,要出人头地,在事业上不断探索,在当时环境下,“敢”字当头地在不同行业摸索,在连江至罗源之间摇渡船,与长龙华侨农场合作“大围缯”,到外海捕捞海产品,兴办玻璃钢厂等,郑茂光筚路蓝缕、一路走来。

  郑茂光的“春天”,是从他1974年成为中共党员后开始的。

  在与长龙华侨农场合作捕捞之中,因去云霄调度大吨位渔船时,在云霄常山华侨农场仓库,意外的发现一批尼龙丝渔网,未曾见过尼龙丝为何物的郑茂光,顿生好奇,带回到海上一试。由于带回的尼龙丝网目过大,鱼不入网。郑茂光灵机一动,将网目改为两指头宽,功夫不负有心人,果然网上鱼虾。随之,郑茂光将云霄带回的几十斤尼龙丝送到黄岐网具厂,让该厂将网目以两指宽织网,底部用四方形穿孔瓦片,串成坠子,再用浮标系住网绠。从此,郑茂光用前所未有的尼龙丝渔网,驰骋海上一显身手。一个晨曦未起的清晨,郑茂光面对瀚海撒出第一网,收网时,只觉得渔网上粘附着黑色的东西,误以为是海边的树上落叶缠在渔网。待到东方欲晓,晨曦之下,满眼波光粼粼,只见缠在网上的竟是过去无法捕捞的九节虾,郑茂光喜上眉梢。知道自己“二指”尼龙丝网是能够捕捞九节虾等海产品的。那天收网返航,渔船舱内的丰收景象,让玉井村里村外的乡亲奔走相告。郑茂光逐个面授以尼龙丝织成“二指”宽网目渔网的新技术,以及捕捞新方法。从此,二指、三指、四指网目的尼龙丝网逐一闪亮登场。黄刺鱼、鲳鱼、马鲛、鮸鱼、小鲨鱼等各种鱼入网,网网丰收。郑茂光首创的两指流刺网捕鱼技术,不仅进罗源湾海域,还传播到外地海域。